即便受到擠壓,中國也會擁抱世界

環球時報 | 作者: 阮宗澤 | 時間: 2019-06-20 | 責編:
字號:

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不惑之年”的兩國關系卻風雨滿樓。撫今追昔,放眼未來,我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而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中國不會關閉開放的大門,將一如既往地擁抱世界,無懼風雨,無懼坎坷,人間正道是滄桑。

 

往事并不如煙

1784年8月, 一艘名為“ 中國皇后”號的美國商船,經過數月航行跨越太平洋抵達中國,帶來人參、皮革、毛衣、胡椒、棉花等商品,隨后將一批茶葉、瓷器、絲綢、漆器等中國特產帶回美國。這便是中美貿易的起點,載入了中美兩國交往的史冊。那時的美國獨立不久,百廢待興,希望將目光投向遙遠的東方,尋求更大的經貿機會。《獨立宣言》簽署人之一、大陸會議最高財政監督官羅伯特·莫里斯對美國聯邦政府外交部長約翰·杰伊說:“我要派一些船到中國去,以鼓勵其他人大膽尋求貿易的發展。”

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立外交關系。中美貨物貿易額從1979年的25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的6335億美元,增長252倍,服務貿易額超過1250億美元,雙向直接投資累計近1600億美元,前所未有地惠及兩國民眾。如今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中美兩國儼然已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回望過去40年的旅程,中美關系如同航行在浩瀚太平洋上的巨輪,既有一帆風順的平順,也經歷過狂風巨浪的驚險,但卻始終一往無前。“合則兩利,斗則俱傷”,成為兩國關系發展的箴言。

然而,當今的美國政府奉行“美國優先”政策,對外采取一系列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措施,動輒使用關稅“大棒”,以貿易為武器,挑起經貿摩擦,不惜對中國進行打壓。同時,為了進一步增加籌碼,美方還以所謂國家安全的莫須有名義,連續對華為等中國高新科技企業實施“長臂管轄”制裁,而且還在國際上吆三喝四,企圖“組團”對華為進行“斷供”阻擊。

中美貿易戰黑云壓城,折射出美國對中國和平發展的焦慮與不安。其中也不乏美國將自身問題轉嫁、外包給他者的企圖。更有甚者,美國國內有人認為,現在是遏制中國的“最后機會”,急需復制冷戰時期對付蘇聯、日本的手法對付中國,因此假手貿易戰、技術鐵幕等等,對華擠壓,試圖阻遏中國的發展。然而,中國既不是蘇聯,更不是日本,面對咄咄逼人的攻勢,中方已做好全面應對的準備。

當然,美國國內也有理性客觀的聲音,認為“中國不是敵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中心的教授兼主任杰弗里·薩克斯發表文章說,“中國不是我們經濟問題的根源,企業的貪婪才是”。文章直指美國的經濟下滑源于自身企業問題,而不是美國一些人所描述的中國。美國全國零售商聯合會、消費技術協會、服裝鞋襪業聯合會、大豆協會等多家行業協會以及數百家企業已經發表聲明或致信特朗普政府,反對加征關稅,敦促美中經貿談判盡快回到正常軌道。

 

用更開放的胸懷擁抱世界

毋庸諱言,中國的快速崛起猶如樹大招風,成為一些國際勢力打壓的目標。面對險峻形勢,中國需要從長計議,審時度勢,鎮定清醒。不能因為別人一擠,中國就退縮;不能因為別人一壓,中國就封閉;更不能在別人狹隘的時候,中國也狹隘。越是這個時候,中國越要有更大的胸懷,坦然應對,防止狹隘的民族主義思潮滋長,甚或蒙蔽雙眼,扭曲我們的判斷,打亂我們前進的節奏。今天的中國有這樣的自信。

從歷史看,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就屢屢經歷國際擠壓的“至暗時刻”。新中國成立之初,冷戰鐵幕已經降臨,國際上重重壓力接踵而至;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聯解體、東歐劇變,西方歡呼“歷史的終結”,視中國為下一個打壓目標。面對錯綜復雜的挑戰,中國鎮定自如,以改革開放的戰略抉擇化險為夷,路越走越寬,最終迎來一片新天地。

從現實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的體量與質量均同步提升,抗壓能力增強。2018年中國GDP 首次突破90萬億元人民幣,交出一份閃耀的成績單。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中國連續多年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傲視群雄。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二大進口國,是1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主要貿易伙伴。時至今日,中國的開放走向更高質量、更深層次,奏響了中國與全球經濟更廣、更深融合的恢宏樂章。

從未來看,中國進入新時代,也開辟了改革開放的新境界。開放順應時代潮流,是中國繁榮發展的必由之路。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閉關自守絕非正道。中國知行合一,“一帶一路”就是中國新一輪開放的重要標志,也是向國際社會提供的一個互利合作公共產品。中國捍衛多邊主義,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

從全球層面看,以鄰為壑的單邊主義、回潮的貿易保護主義等就像一股逆流,無法阻擋經濟全球化前進的腳步,誰也當不了獨行俠。美國一意孤行不得人心,同樣遭到不少西方國家的反對與抵制,即便是盟友也不會盲從。實際上,美國與歐洲在經貿、氣候變化、伊核協定等諸多問題上南轅北轍,嫌隙日增。面對反復無常的美國,難怪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感嘆:“有了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而中國歐盟商會不久前發布了《商業信心調查2019》報告,顯示歐洲在華企業對中國市場仍有信心,62%的受訪企業將中國視作當前和未來排名前三的投資目的地,56%的受訪企業考慮今年擴大在華業務。這說明,外商來華投資興業的熱情依然不減。

同樣引人注目的是,國際社會有越來越多的聲音,呼吁承認一個不斷發展壯大的中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第18屆香格里拉對話會開幕晚宴的主旨演講中表示,美國應接納一個不斷發展的中國。無獨有偶,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不久前表示,必須承認中國是大國,馬方將盡可能多地使用華為技術。美西方必須接受亞洲國家現在也能生產有競爭力的產品,不應威脅商業對手。

綜上所述,中國的未來必須由中國來定義,而國家的前途在于開放。縱然外部環境變幻莫測,中國面臨的國際壓力或有增無減,但仍處于重要的發展機遇期。中國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不會動搖,堅持打開國門搞建設的決心堅如磐石。中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必將在更加開放的環境下進行,當然世界也需要一個更加開放的中國。

(來源:環球時報,6月20日)


0
三全中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