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安倍首相要出訪伊朗了

頭條新聞 | 作者: 滕建群 | 時間: 2019-06-18 | 責編: 龔婷
字號:

       6月12日起,日本首相安倍出訪伊朗,距上次福田鳩夫首相訪伊時隔了41年,引人關注。期間,安倍首相將與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和總統魯哈尼舉行會晤。伊方打算讓安倍給特朗普遞話,解除美國對伊朗的石油禁運,撤出在這個地區的重兵。安倍政府表示,此訪目的就是為僵持、對立的美伊關系提供溝通與交流的平臺,相互遞話是安倍首相此行的主要任務。

       安倍首相能否勝任“信使”的角色,仍需觀察。先看一下日本和伊朗的關系。日本和伊朗交往由來已久,但直到明治維新后,日本人才真正大規模地抵達伊朗。1929年,兩國建立外交關系,但互動頻率有限,因為中東大部分國家當時仍是西方殖民地,日本愿與殖民主商談相關事宜。

       二戰結束后,日本升級與中東國家的關系,主要目的還是看上了該地區的石油供應。1973年爆發石油危機,日本被列入“石油禁運”名單,對嚴重依賴石油進口的日本來說,這無疑是災難性的。日本開始強化與伊朗等中東國家的關系。日本重視與伊朗的關系還因為:當時,伊朗并沒深深卷入阿以沖突,與伊朗交往可避開中東地區的矛盾沖突。二是巴列維國王時代的伊朗是美國的朋友,能搭上美國這艘船,進入中東是日本最經濟和方便的路徑。

       上世紀60年代末期開始,日本產業界開始進入伊朗的投資和基礎建設項目,特別是在石油能源領域合作迅速擴大。1971年10月,日本三井財團與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簽署為期30年的合作協議,1973年成立“伊朗日本石油公司”。這是日本當時海外最大的合作項目。1973年至1975年間,至少有15家日本大型企業或公司進入伊朗經營。到1976年,日本成為繼美國和英國之后的第三大對伊朗貿易伙伴。然而,1979年發生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讓日伊合作勢頭戛然而止。即使開始時日本不想放棄與伊已建立起來的合作關系,但是在美國壓力下,日本不得不妥協,放棄合作與投資,跟著美國一起打壓伊朗。

       時至今日,打開對伊關系一直是日本政府的外交追求,它兼有政治和經濟兩重含義。但受制于美國對伊政策,日本舉步維艱。2015年伊核協議達成后,盡管不是協議參與方,日本積極擴大對伊朗合作,效果顯著。2018年5月,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伊核協議,日本與伊朗的合作關系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在特朗普政府的石油出口豁免期,日本從伊朗進口石油有所增加,被認為是日本抓緊時間搶購伊朗石油。過去,一旦伊朗石油出口遇阻,日本便會從沙特、卡塔爾、科威特等國迅速補充,但這次安倍政府卻轉向美國,這既能討好美國,又能解決自身石油供應不足之急,因為近年來美國已經實現了“能源獨立”,除了頁巖油外,美國的石油出口已成為特朗普政府的重要外貿內容。多年來,日本與伊朗關系的主動權不在日本手里。盡管日本非常希望從伊朗得到石油和獲取其他合作,但沒有美國的同意,日本很難前行。

       安倍能在美伊關系趨緊的形勢下出訪伊朗,與發生在今年5月的兩次外交活動有關。一次是伊朗外長扎里夫5月16日在東京分別見到日本首相安倍和外務大臣河野太郎。從會晤氣氛來看,扎里夫在東京顯得非常輕松,特別是與河野的會晤中,雙方有說有笑。伊朗在與美國關系緊張的局面下,希望日本能發揮其與美國和伊朗都有良好關系的優勢,傳話給美國總統特朗普,伊朗想讓緊張的美伊關系降溫。另一場外交活動是25日至28日特朗普總統應邀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安倍首相精心接待特朗普總統,特朗普同意安倍到伊朗訪問。安倍稱,他想去伊朗給美國當“信使”。從特朗普去年5月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并對伊進行石油禁運等制裁后,美伊關系緊張升級。美國派出航空母艦、轟炸機、兩棲攻擊艦和F-35戰斗機部隊進駐中東相關基地,拉開動武架,但下不了決心。伊朗感受到美國的壓力,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上展開與美周旋。

       安倍此次訪伊不可能不帶“日本私貨”。一是日本和伊朗的政治關系會進一步得到加強。二是安倍的“地球儀外交”終有點成果。三是能在美國需要時出馬,幫助特朗普政府尋找臺階,會令特朗普總統高興。但安倍此行是否幫助伊美關系解開死結,并不為人們看好。因為特朗普中東政策回歸傳統,即依靠以色列、沙特等傳統盟國為自己的中東地緣政治服務,集中力量打壓伊朗是其既定方針,不可能因為安倍首相的游說而改變。

       (來源:頭條新聞,2019年6月11日)


0
三全中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