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關系,希望何在?

中印對話 | 作者: 藍建學 | 時間: 2019-06-10 | 責編: 龔婷
字號:

       作為兩大東方文明古國,21世紀以來,中印已發展成為十億以上人口級別的新興經濟體和具有戰略自主性的重要國家,成為世界多極化進程中的兩支重要力量,成為推動亞洲經濟增長的兩大引擎。

       當前,世界格局正經歷深刻演變,國際力量對比更趨平衡,和平發展大勢不可逆轉,同時世界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突出,兩國和平、穩定、平衡的關系成為維系世界穩定的重要積極因素。2018年,中印領導人四度會晤,有力引領了中印“更緊密發展伙伴關系”向前發展,顯著增進中印間的戰略互信。尤其是2018年4月,習主席和莫迪總理在武漢成功舉行非正式會晤,成為中印關系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兩位領導人一對一長時間互動,進行深度戰略溝通,做出重大政治決斷,開創了中印高層交往的新模式。

       當前,中印“更緊密發展伙伴關系”正有條不穩向前推進,但兩國不應滿足于此,應致力于打造水平更高的戰略合作伙伴關系。正如莫迪所說,“若要形容印中關系潛力,那就是從英尺到英里。”


影響雙邊關系的核心障礙

       首先,政治共識尚未轉化為政治現實。在武漢會晤中,兩國達成了諸多重要的原則性共識,比如中印互為鄰居、朋友和伙伴,兩國合作面遠大過分歧面;兩國發展壯大是歷史必然,對對方是重要機遇,要遏制中印復興國家的愿望是徒勞的;中印要推進全方位合作,以平等互利及可持續的方式構建更加緊密的發展伙伴關系,把分歧放到雙邊關系的恰當位置加以妥善處理等。

       但高層會晤之后,兩國有關部門需要發揚釘釘子精神,將領導人的政治共識轉化為兩國關系的政治現實。只有雙方打開心結,用信任代替猜忌,以對話管控分歧,靠合作開創未來,中印關系才充滿希望和向前動力。

       其次,經貿投資潛力尚待進一步釋放。中印產業結構各具特色,軟件硬件優勢互補。截止到2018年11月,中國是印度排名第三位的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據印度商工部統計,2018年1-11月,印度與中國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832.6億美元,增長8.5%。其中,印度對中國出口150.4億美元,增長31.8%,占印度出口總額的5.1%,上漲0.9個百分點;印度自中國進口682.2億美元,增長4.4%,占印度進口總額的14.5%,下降1.5個百分點。中國是印度第一大逆差來源國,印方貿易逆差531.9億美元,下降1.4%。

       但在雙向投資方面,截至2018年3月底,印度對華投資累計項目數1636個,累計投資金額僅8.61億美元,中國對印度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存量為34.6億美元。可見,與中印經濟體量相較,兩國經貿投資合作的潛力遠未發掘。印度出口到中國的商品和服務亟需進一步挖掘,中國赴印投資便利化程度也需要有更大幅度的提升。

       第三,人文交流基礎相當薄弱。作為兩大文明古國,中印有文字可考的交往歷史長達兩千多年,數千年的人文交流留下了豐富的物質與精神遺產,成為世界文明交流互鑒史上的佳話。印度歌舞、天文、歷算、文學、建筑和制糖技術等傳入中國,中國造紙、蠶絲、瓷器、茶葉和音樂等傳入印度,多領域的交往歷史成為兩國人民自古以來互聯互通、互學互鑒的歷史佐證。

       但遺憾的是,在信息通訊技術發達的當下,兩國人民相互了解的水平卻非常有限,彼此之間存在巨大的認知鴻溝。比如,很多中國人赴印度前,非常擔心吃不好飯,喝不到干凈的飲用水,社會治安堪憂,民眾對中國人有敵意等。而首次來華的印度人也時常嘀咕在中國能不能上網、有沒有Wifi、能否自由行動等問題。時至今日,印度主流英文媒體涉華評論報道的主色調仍是灰暗和悲觀的,仍傾向將中國看成印度的潛在威脅,時常故意夸大、渲染“中國對印度的威脅”,而忽視兩國正在廣泛合作的眾多領域。

       只有民眾之間具備了對對方的深入認知,各種誤解、謠言、甚至敵對情緒才沒有存在的市場。所幸的是,兩國高層都意識到這一點,已同意建立某種形式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

       第四,第三方因素與歷史遺留問題不時干擾兩國關系。中印關系向前發展的動力來自內在價值,兩國關系絕非第三方因素所能決定。但是,美國和巴基斯坦等第三方因素有時還是在沖擊兩國關系。比如,印巴兩國之間每每在克什米爾爭端和“跨境恐怖襲擊”問題上爆發沖突時,印度媒體和輿論總是很容易遷怒于或扯上中國。中國社會則往往會夸大美國對印度決策的滲透力,對美印之間互動過于敏感,對印度的“戰略自主性”信心不足,有意無意忽略印美之間的結構性矛盾和差異。此外,邊界爭端、達賴問題等歷史遺留問題也不時在中印兩國民眾心里激起漣漪,并影響兩國提高戰略互信。


如何減少戰略互信赤字?

       最為重要的是,中印互為發展伙伴和機遇的共識不能動搖。鄰居之間難免磕磕碰碰,中印要和平協商解決分歧,同時不能只把眼睛盯在分歧上而忽略了友誼和合作,更不能讓兩國復興大業和兩國關系大局受到干擾。作為兩大文明古國,中印應保持戰略溝通,探索一條相鄰大國友好相處之道。中印互為伙伴和機遇的信念不但要堅定,具有可持續性,更要普及到兩國民眾心中。

       其次,要善用兩國經濟互補性,綁牢中印的利益紐帶。兩國應加大向對方開放市場準入,推動進一步的貿易自由化和投資便利化,簽署具有自由貿易性質的貿易協定。拓寬中印貿易投資關系,同樣需要解放思想。去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的中國核心經驗就是意識到“開放包容乃國運久盛之道”,思想通了,一通百通,解放思想也是巨大的生產力。

       第三,密切人文交流,夯實友好的民意基礎。從歷史來看,即便在兩國政治關系遇到挫折的時期,兩國文化交流和民間往來都未曾中斷。中印是基本同質的東方多元文化,重經驗和直覺,著眼長遠和綜合,強調倫理道德,講求修身自省,主張天人合一,崇尚和平仁愛,珍視“和而不同”與“多樣性統一”等價值觀。兩國完全有能力攜手展示東方文明和文化的魅力,打造平等、雙向、互惠的東西方文化交流局面,在深厚的人文交流基礎上構建穩定可靠的戰略互信關系。

       最后,雙方應保持戰略定力,排除第三方因素干擾。面對急速演變的復雜國內外環境,中印領導層需保持戰略定力,不畏浮云遮望眼。中印都堅定奉行獨立自主、和平發展的政策,都珍視本國的戰略自主。印度在不結盟運動中擁有巨大的威望,在對外交往中堅持自己的價值與原則,有著強烈自主性的民族性格,不隨波逐流。這些民族性格不僅是中國人民非常欣賞的方面,也是印度能夠在多極化世界中占有一席之地的重要基礎。看看中印兩國人民不屈不撓奮力斗爭、從而實現國家民族獨立的壯闊歷史,那些試圖把中國或印度當作小伙伴和棋子并以此來謀取私利的國家應該引以為鑒。

       (來源:《中印對話》,2019年第1期)


0
三全中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