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關系加速緩和但隱患猶存

國際問題研究報告(2018-2019) | 作者: 藍建學 | 時間: 2019-06-10 | 責編: 龔婷
字號:

[內容提要]武漢非正式會晤后,印度政府調整對華政策取向,降低“懟華”調門,不搞“麥克風”外交,主動緩和對華態度,與中方相向而行,合作“重啟”中印關系。但同時,印方繼續加強對華牽制動作,導致兩國矛盾的火種未熄,中印關系隱患猶存。印政府對中國采取“突出緩和、兼備防范”策略,有多重考量:中印紛爭過多將危及印國家利益、莫迪渴望2019年大選連選連任、印對美外交戰略感到焦慮、洞朗對峙的危險性觸動印軍政部門、中印領導人一對一對話形成牽引效應。2019年印度國內將步入大選季,政壇可能發生重大變動,對印內政外交及中印關系可能形成一定沖擊。中印雙方應繼續用好高層互動的武器,共同落實武漢共識,保持互不為敵的戰略取向,避免兩敗俱傷的相互消耗,打造“中印關系模式”,增強兩國關系穩定性及抗震性,確保其在“相向而行、總體上行”軌道上持續健康穩定運行。

[關鍵詞] 非正式會晤  武漢共識 中印關系模式

 

       2018年4月習近平主席和莫迪總理在武漢舉行非正式會晤,成為中印關系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兩位領導人一對一長時間互動,進行深度戰略溝通,做出重大政治決斷,開創了中印高層交往的新模式,將中印關系強行拉回“求同存異、聚焦合作”的健康穩定發展軌道。


一、武漢非政治會晤在中印關系史上烙下深刻印記

       2016年初到2017年中,中印關系曾遭遇重大危機,一度面臨何去何從戰略抉擇問題。當時莫迪領導的印度人民黨(下稱印人黨)政府外交實力政治和民族主義色彩十分突出,向所謂“戰略對手”劃定紅線,堅持基于“印度優先”基礎上的實用主義,對南亞鄰國及周邊地區發起咄咄逼人的外交攻勢。在對華政策方面,印方相繼在中印邊界、涉藏、涉臺、南海、印美關系、美日澳印“四方陣”(Quad)、中巴經濟走廊、印加入核供應國集團(NSG)、聯合國 1267委員會涉恐列名等涉華重大利益問題上,頻頻發起挑釁。印度一度嚴重偏離其堅守多年的不結盟外交和“戰略自主”取向,公開勾連所謂對華“志同道合的國家”,以圖遏制中國的發展壯大。2017年中長達兩個月的中印洞朗對峙標志莫迪團隊“懟華”戰略升級達到頂點,成為冷戰結束后兩國在邊界地區發生的最危險對峙事件之一,嚴重腐蝕中印合作的氛圍和戰略互信。

       中印關系受到重大沖擊期間,兩國高層保始終持戰略定力,并以武漢非正式會晤這一新型互動模式,將兩國關系強力扳回正軌。關于武漢會晤的議題和共識,中印雙方做了不同側重的總結歸納(見表-1)。[1]

 


       綜合中印外交部門的總結歸納,兩國領導人的交集主要體現在五方面:一是加強戰略溝通,創新互動模式,聚焦共同利益。二是以平等互利、可持續方式推動貿易投資合作,構建更加緊密的發展伙伴關系;三是力促人員往來,建立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四是共推國際關系民主化,提高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的代表性和發言權,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反對保護主義,推進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全球經濟秩序。五是妥善處理和管控分歧,通過邊界特代機制,尋求公平合理及雙方都能接受的邊界問題解決方案,兩軍將加強信任措施建設和邊防交往合作,保持邊境地區和平與安寧。


二、武漢非正式會晤后,印度調整對華政策取向,主動示好與緩和,與中方合作“重啟”中印關系。

       武漢非正式會晤后,習近平主席和莫迪總理還先后在6月青島上合峰會、7月南非約堡金磚峰會、11月30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G20峰會等三個場合會晤,實現年內四度對話。2018年內四次會晤,不斷鞏固兩國戰略共識和雙邊關系積極向好勢頭。

       總體而言,2018年莫迪執政團隊持續對華釋放積極信號,刻意降低“懟華”調門,不搞“麥克風”外交,主動采取措施緩和雙邊關系。印度外交秘書要求內閣秘書發布“為印度政府各部及邦政府提供咨詢意見的保密通報”,提醒政府官員勿再參加與達賴集團活動。

       印主動要求緩和兩國緊張軍事關系,希望設立兩軍最高指揮官熱線,恢復兩國軍事交流和演習,降低兩軍敵對情。印軍以“財政原因”暫停招募針對中國組建的山地打擊軍新兵,做出善意姿態。莫迪本人高度評價 “武漢共識”,同意“戰略引領”印軍,根據現有協議和機制保持克制,力避兩國邊防軍重大對抗,不讓雙方分歧變為爭端,讓兩國作為發展中大國和鄰國在一切可能的領域展開合作。

       與此同時,印方從各渠道就“印太戰略”問題對華增信釋疑,刻意強調印版“印太戰略”不針對中國。2018年6月,莫迪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發言中強調,印不把“印太”視為一種戰略或專屬少數國家的俱樂部,稱美日澳印“四方陣”并非針對和支配別國的組織,“絕不希望印太政策把矛頭對準任何國家”,以突顯印在重大戰略問題上的獨立性。為化解中方疑慮,印還主動發起與中國海洋對話,解釋其在“四方陣”上的立場。為淡化中印在地區層面的地緣競爭,印有選擇性地回應中方提出的“中印+”倡議,尤其希望推進中印在阿富汗問題上的合作。

       印度政府高層極力淡化其拋棄不結盟路線的印象。2018年內莫迪發表數次關于所謂印度“戰略自主”談話,表示印致力于維持與世界大國不結盟的立場。2018年6月印度總統科溫德在希臘智庫“歐洲與外交政策基金會”強調,印致力于建立一種具備“基于規則的健全國際機制、國際治理多極化、可持續投資和互聯互通項目”等特征的國際秩序。除呼應莫迪香會講話外,科溫德還強調印致力于維護國際多邊機制,暗懟特朗普以“美國優先”、以貿易保護主義對抗全球化的做法。這些動向反映印外交似有回擺至傳統不結盟政策的跡象。


三、印繼續強化對華牽制動作,可能導致中印矛盾與對抗的火種未熄,隱患猶存

       印宣稱不會因武漢會晤和關系緩和而降低在邊界地區“防衛態勢”,繼續開展逼進式巡邏邊界活動。印空軍通過采購陣風戰機和俄制S-400防空導彈系統,以對付所謂的來自“中國與巴基斯坦的安全挑戰”。印擬用啟用可執行跨境導彈攻擊的先進無人機,刺探中印邊界中方一側軍事活動。印媒續炒“中國軍隊入侵印領土”,重登莫迪2014年稱“中國須摒棄擴張主義思維、無人能從印手中奪走阿邦”表態。印方在邊界實控線印方一側加速造橋修路,縮短印向邊境輸送軍隊和補給時間,持續強化邊境地區戰略存在和戰備部署。印度人民黨培訓手冊印地語版本仍老調重彈,聲稱“中國是印度及其國家利益最大威脅”。印陸軍參謀長公開宣稱,尼泊爾、不丹、緬甸、孟加拉國、斯里蘭卡、阿富汗六國必須作為印度更廣泛戰略的一部分,以對抗“自信的中國”。

       印仍頻頻祭出對華貿易救濟措施,限制中國資本赴印投資,在中國與南亞國家關系、地區互聯互通等問題上仍采取不友好甚至敵視姿態。印視中美貿易戰為“天賜良機”,既想借機搶占中國對美出口份額,又想取代美對中國部分商品出口,同時嚴防中方出口商品可能轉向。印戰略界仍繼續詆毀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攻擊中巴經濟走廊,不斷影射中國搞“債務帝國主義”。

       印持續加深與美國戰略防務關系,圖謀阻遏中國遠洋投射能力。盡管印美“印太戰略”版本不同,但均以限制中國藍海戰略為出發點和歸宿。作為美日印“馬拉巴爾”聯合演習的補充,印美擬舉行大規模三軍兩棲作戰聯合演習,均以中國假想敵。印還有針對性地與美國地區盟友加大在印太地區的戰略聯動。2018年9月,印美外長及防長舉行首次“2+2”對話會,簽署了《通訊兼容與安全協議》(COMCASA),為美向印出口通訊安全設備提供法律框架,有利于提高兩國在指揮、控制、通訊、計算機情報、監控和偵察相關的數據共享,強化兩國軍隊協同作戰能力,共同監控中國在印度洋的活動。2016年印美已簽署《后勤交換協議備忘錄》(LEMOA),互用各自軍事基地以獲補給。印擬以“開放性姿態”,繼續與美商簽《基本交流合作協議》(BECA),以共享和交換地形、海上及航空數據。印美簽署上述基礎性安全合作協議后,印將成為美實質性軍事盟友,印不結盟和“戰略自主”能力將受極大束縛。

       此外,印度加強在印度洋沿岸的投棋布子,牽制中國。隨著中國在南亞和印度洋地區擴大影響,印度戰略焦慮明顯,加快構筑與孟加拉國、斯里蘭卡和馬爾代夫的“印度洋安全防務鏈條”,并深度卷入這三國內政和選舉。2018年1月,印與塞舌爾簽署為期20年的協議,塞將其阿桑普申島(Assumption)租借給印海軍建設海軍基地和飛機跑道。2月莫迪訪問阿曼期間,兩國國防部簽署諒解備忘錄,未來阿曼代格姆港將向印軍艦開放設施及設施維修保養等服務。此外,8月印與伊朗簽署租借協議,印將獲查巴哈爾港項目第一階段的多用途集裝箱港為期18 個月的運營權。


四、莫迪政府對中國采取突出緩和、兼備防范策略,背后有多重動因

       (一)中印紛爭如不加以管控,將危及莫迪政績和印國家利益。印度觀察家研究基金會專家阿比吉特?辛格認為,莫迪本人渴望“重新調整”與中國的關系,以避免任何重大戰略對抗,“印度意識到它無法承受與中國存在如此多的分歧,需要找到一個權宜之計”。華盛頓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中國問題專家斯莫爾認為,中印關系的基本面因素并未真正改變,雙方都認識到它們正進入“一個跨領域競爭加劇的時期”,兩國需更好管控分歧,避免摩擦升級,還可以找到新的合作點,比如在能為印度帶來切實利益的“一帶一路”特定基礎設施項目上展開合作。[2]

       (二)2019年印度大選迫近,莫迪渴求穩定可控的周邊環境,以集中精力打選戰。從目前看,莫迪連任條件不錯,其執政團隊推出諸多短期惠民計劃,籠絡選民。但是,印人黨選情也蘊藏風險,宗教種姓沖突加劇,反對黨重新整合。莫迪經濟改革成效有限,國際經濟環境壓力加大,原油等進口大宗商品漲價,印出口不振,通貨膨脹高企,盧比貶值,就業形勢嚴峻。莫迪政府沒有兌現“給年輕人和農民更好福利”的承諾,政治光環逐漸褪色。2018年12月,在印度五個地方邦議會選舉中,莫迪領導的印人黨在其傳統票倉恰蒂斯加爾邦、中央邦及拉賈斯坦邦均敗給了老對手國大黨,在特倫甘納邦、米佐拉姆邦則敗給地方性政黨。五邦敗選戰績給莫迪連任前景蒙上陰影。在內外壓力下,莫迪政府急需穩定可預計的中印關系,避免與中巴兩線為敵,以示其在外交領域有所建樹。但是,隨著2019年大選迫近,印人黨又不時對外示強,發起外交攻勢,以聚攏人氣,拉攏選票。

       (三)印度政府對美國外交動蕩感到焦慮,不得已兩面下注。2016年底美總統選舉前,印曾經將寶押在希拉里陣營,并提前布局美大選后的“印美親善”局面。特朗普上臺后,印樂見美將中國列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視印為美“印太戰略”基石,并在美“阿富汗及南亞新戰略”中拔高印地位。但同時,印又戒懼美國政府為達目的不惜動用政治勒索、經濟壓力和軍事打擊等手段。印在市場開放、印美貿易、“印太戰略”選邊站隊、印公民赴美簽證、印俄軍售關系、印進口伊朗原油、開發伊朗查巴哈爾港等問題上逐漸感受到美壓力。為防范特朗普政府的不確定性,莫迪外交不得不回歸務實,重走不結盟老路,重修與中、俄關系,平衡推進與主要大國關系。就武漢會晤而言,兩國領導人“沒有固定的議程,進行不拘形式的討論,以增進對彼此優先事項及關切的理解,其背景是新德里方面對美國總統特朗普領導下華盛頓的政策與動蕩感到焦慮” [3]。

       (四)洞朗對峙事件的危險性觸動了印度軍政部門。洞朗對峙讓印方意識到,兩國邊界摩擦發展至擦槍走火“臨界點”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對峙結束后,印軍政部門內部發起對華政策反思與辯論,得出主要結論是:應力防與中國擦槍走火、理性處理與中國關系、盡量避免對中國公開敵意。

       (五)領導人一對一對話形成帶動和牽引效應。印度學者研判認為,中印最高層直接互動,發出戰略指引,有利于撇開各自工作層面的“官僚主義束縛”,有利于減少兩國間“負面問題清單”。印方似乎從中看到一條透過最高層直接干預、管控兩國分歧的有效途徑,因而增強與中方打交道信心。


五、未來推進中印關系的幾點思考

       2019年印度國內將步入大選季,印政壇可能發生重大變動,對印內政外交及中印關系或形成一定沖擊。中印雙方應多管齊下,共同確保雙邊關系在“相向而行、總體上行”的軌道上健康穩定運行。

       (一)繼續用好高層互動的武器。長期以來,高層溝通、頂層設計是推進中印關系的利器。最高政治層級互動,有利于不斷給中印關系注入新能量,促使兩國職能部門積極行動,同時在兩位領導人之間實現良好的工作關系、個人友誼和“化學反應”。當然兩國關系民意和輿論氛圍需同步跟進,兩國具體工作層和戰略研究界需要跟上領導人的腳步和視野。

       (二)落實武漢共識,凝聚新的共識。武漢會晤后中印關系明顯改善,逐步從洞朗對峙中恢復過來。但是,這種關系上調整究竟是機會主義變化還是根本性轉折,這種主動緩和關系努力的可持續性、韌性有多大,還有待時間檢驗。兩國各層面需要發揚釘釘子精神,落實高層共識,不斷擴大中印關系積極面,抑制其消極面。

       (三)保持互不為敵的戰略共識,避免兩敗俱傷的相互拆臺與消耗。兩國從上到下,同時做“加法”(擴大合作領域)與“減法”(逐步削減爭端)。都需要解放思想,打開心結,從敵對的思維定勢中解放出來,相互之間建立起一定水平的戰略互信,重塑中印關系未來。冷戰結束后20多年間,中印總體上保持既競爭又合作的關系,在經貿、投資、人文交流等諸多領域的合作成果豐碩,共同和共享的利益蛋糕不斷做大。適度健康的競爭是好事,有利于兩國完善各自的內政外交政策。兩國作為后發國家崛起,都在不斷承受著國際體系主導力量的擠壓、敲打甚至遏制,雙方在多邊國際舞臺上存在巨大的合作空間。中印兩國應在共識領域相互支持,攜手壯大,而不應相互拆臺,兩敗俱傷。

       (四)從長遠著想,打造“中印關系模式”,增強兩國關系的穩定性和抗震性。兩國應該繼續探索一條相鄰大國之間獨特相處之道,可稱之為“中印關系模式”:即在領土主權和戰略信條上猶存重大分歧、短期內無解的背景下,兩大鄰國仍能有力地管控有關爭端,聚焦共同利益,務實拓展合作,保持關系持續高水平運行,擴充對抗與合作兩個端點之間的回旋空間,確保中印關系大局不會因一時一事或外界干擾而發生大的波動。



[1] 《中印領導人非正式會晤達成廣泛共識》,中國外交部網站2018-04-28;“India-China Informal Summit at Wuhan”, Apr 28, 2018, https://mea.gov.in/press-releases.htm?dtl/29853/IndiaChina_Informal_Summit_at_Wuhan

[2] Amy Kazmin &Lucy Hornby, “India’s Modi and China’s Xi gear up for summit,” The Financial Times, APRIL 26, 2018.

[3] Amy Kazmin &Lucy Hornby, “India’s Modi and China’s Xi gear up for summit,” The Financial Times, APRIL 26, 2018.


(來源:《國際問題研究報告(2018-2019)》,世界知識出版社2019年4月第1版,第381-392頁)


0
三全中是什么意思